【关注】彭勇:根雕世界“寻根人”

发布时间:2019-06-02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    
字号:

今年55岁的彭勇有着很多“头衔”。

他是重庆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、重庆市2017年度十大“巴渝工匠”,30岁时,他便斩获了中国根雕美术界的最高奖项——刘开渠根艺奖,多年来先后被评为“重庆市首届民间艺术大师”“重庆市首届工艺美术大师”,获得国际金奖以及全国、省、市等各种奖项130多个,其根雕作品被重庆市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。如今,他的根雕博物馆即将开放,但他递出的名片却一如既往地写着农民二字。“我是个农民,这个身份是永远不会改的,因为这是我创作的源泉和支柱。”彭勇说。

在天府镇文星场的公路边有一栋颇具川北民居特色的临街小院,这里曾是镇粮站的仓库,几栋灰瓦土墙的建筑看起来有点年生了。如今,这里却是根雕艺术家彭勇的创作基地与收藏馆,并即将成为他的根雕博物馆。虽然条件简陋,但这里却有个雅致的名字——“木石缘堂”。

推开大门,浓郁的文化气息混合着木头的清香扑面而来,造型各异的根雕作品立刻吸引了记者的目光。说起这些凝聚着汗水和心血的作品,彭勇打开了话匣子。

【关注】彭勇:根雕世界“寻根人”

作品:《百鸟朝凤》

“这件作品叫做《百鸟朝凤》,是从1992年开始制作,到1998年才完工的,材料用的是杜鹃花的根。”彭勇轻轻抚摸展厅一楼摆放的根雕作品,“1999年,昆明世博会交易中心展览时有人问我‘360万肯不肯卖?’把我吓得不轻哟。”对他而言,金钱并不是衡量自己作品的最佳砝码,而是大家对他的作品那赞许、惊叹的神情。

【关注】彭勇:根雕世界“寻根人”

《春》

【关注】彭勇:根雕世界“寻根人”

《夏》

【关注】彭勇:根雕世界“寻根人”

《秋》

【关注】彭勇:根雕世界“寻根人”

《冬》

“这个‘荷花龙’我给它取名叫《盛世蛟龙》,做了几年才完工。”彭勇神采奕奕地向记者介绍,“你们看这龙,附在身上的荷花有四季之分,龙口里还衔了莲蓬,要表现的就是我们中国传统文化的生机和强盛。”

在离工作室不远的另外一个大仓库里,上百件形态各异的根雕摆满了屋子。“你看这个,表现的是雄鹰展翅高飞,我给它取名叫《欲与天公试比高》;这株像梅花的根雕突出的是奇和险的意境,所以取名叫《疑是悬崖百丈冰》……”一座座根雕像一幅幅立体的画作,一首首无声的诗歌,让人直观地感受到这位出身农家的艺术家的情怀。

“我的创作理念是强调对根艺的再创作,摆脱人为的匠气。”因为不少艺人对根雕的理解是“七分天成,三分加工”,而对彭勇来说,充分发挥想象,把天然的素材拼接在一起,让它们真正“活”起来,才算得上是根雕艺术的真谛。多年的创作中,彭勇不断学习、不断思考,让失传已久的“蚂蚁上树法”“断头延伸法”“回归自然法”“移花接木法”重现根雕界。

结缘根雕自学成才

丰硕成果获家人支持

彭勇的工作室一角

【关注】彭勇:根雕世界“寻根人”

尽管如今彭勇说起根雕头头是道,但最初他却纯粹是凭着兴趣误打误撞自学成才的。

【关注】彭勇:根雕世界“寻根人”

人生第一次“艺术创作”,在他的左手静脉处留下了一处深深的刀痕

从小,爱看书的彭勇就对刻刻画画很感兴趣,他常常用自制的铁钉刻刀,将连环画中的画面,刻在家里板凳、桌子上,后来他不满足于在家“创作”,把刻刀对准了村里的树木。10岁那年,他发现一个长得像鹿子头的桑树疙瘩,便想用母亲做布鞋的切刀将酒杯大的树枝切下来雕刻,没想到锐利的刀刃划破了左手的静脉血管,顿时血流不止。“不死心”的他把桑树疙瘩带回家,用稚嫩的手法雕了个鹿头出来,这人生的第一次“艺术创作”,在他的左手留下了一处深深的刀痕。

此后,他一发不可收拾,农闲时到处找根材,看到那些盘根错节、千奇百怪的根,就忘了一切,经常不顾危险去采掘。“到了十七八岁,父亲见我整天围着树根转,认为我不务正业,好几次都要把拣来的树根烧掉。”彭勇说,在父亲的干预下,他跟随长期从事漆画工作的舅舅学习漆画技艺。舅舅空闲时会给他讲述根雕的艺术价值,让他由此对这门技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【关注】彭勇:根雕世界“寻根人”

彭勇正在创作根雕作品

80年代,他随家人来到天府镇,被当时天府镇的繁荣景象吸引,决定留在这里潜心从事根雕创作。“我练废了数不清的木料,为了找木根去过很多地方。”彭勇回忆。

“说实话,家里一直都反对我做根雕,父母和爱人都不太理解。”90年代初,凭着敢钻敢做的毅力,彭勇在根雕艺术上已经小有成就。1994年,他将自己的作品拉了几卡车到成都,自费在杜甫草堂办展览,后来又先后在北京、大连、昆明等地布展。与此同时,家里经济条件每况愈下,妻子刘冬梅越发不理解他的执着,渐渐地有了怨言。

“那时候改革开放了,大家都忙着找钱,就他天天雕那些树根根,家里的事情也不管。”为了这事儿,刘冬梅对彭勇闹过别扭,但倔强的彭勇却想着法儿让妻子再次理解自己,“我就带她去展厅看,让她理解我的追求。”

【关注】彭勇:根雕世界“寻根人”

根雕作品

在展览厅里,观赏者络绎不绝,他们对彭勇的作品赞不绝口,那些她曾经认为是不值钱的树根疙瘩,在经过精心雕琢后已经成为了精巧的艺术作品。一想到这些作品都是丈夫独自一人完成的,有时候为了完成一件作品,他甚至每天只睡两个小时……思及此,刘冬梅深深地理解了彭勇的艰辛与不易。

×
红茶
紫砂茶具
根雕
茶具保养